WEIAN 唯安

“假如你在我说我不在乎的时候,理解我所有的渴望。”

关于我,关于他(父亲)

  也许对一个家庭来说,完整和睦很重要,就像每个人都期盼是完整的。但是现在的我拥有一个不完整的家,那又怎样呢?我一样可以很快乐的幸福着,即使生活不那么宽裕。

   对于爸爸我深深的愧疚,往事历历在目。自己的偏执终究是赏了他。

   我不知道自己在其他方面是怎样的,对于爸妈我从来不是一碗水端平的人。我只是片面的青睐于妈妈,不知道为什么。都说我像妈妈,也许骨子里秉承了妈妈对爸爸的不满。

我从小只记得爸爸对我的好,从来没有打过我,如果我没有记错,只有一次,忘了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小时的天真幼稚,我总以为自己很幸福,那时候确实这样说不错,我有爸爸、妈妈、弟弟,至少在别人眼里我是这样的。后来从爸妈的争吵中才知道事情不全然这样,至少有一点是不完美的。我万万没想到就是这点不完美导致现在整个家庭分崩离析。还好现在安定了。

   那时候 ,他很年轻,妈妈也是,他便宠溺着我。我一贯是用命令的语气对他。我还记得那时他送我上学的情景,当时的我定然不知道就在几年后,我会在如此对我好的男人身上狠狠得捅了刀子,也让他曾经绝望过(虽然这是我的猜想但是必定会的,因为人心都是弱的)。而且后来当他在我面前哭的时候,我知道他也是软弱的。

  在我的记忆里,他便有很讨厌的一点,很小气,应该说是吝啬。但对我从来不是,于他自己也许是更好的生活;于我,大约是爱。  

   是的,一直以来,他有什么错,我总是任性的以为他的一切都是错的,他的一切都让我丢脸,让我曾经那么恨他是我的爸爸。只是因为别人的嘲讽。他都一笑而过。我又何故这样,个更何况有什么理由这样对他,他才是受害者。我忘了说他不善言辞,他的憨厚,他的勤恳,一切的一切。现在都深深地印在我想这颗当初歇斯底里伤害他的心上,而且夹杂别的,咯得生疼。

   其实有那么些时刻,我觉得一个人的成长不是年龄年复一年的累加,而是在经过岁月风霜后,秉性变得温润,变得不再那么浮躁,变得可以看淡那些大部分人受牵绊的时候,那边是成熟。一如当初,我见过父母刚离婚,那么不肯放手的他,而为此做了一些极端的事;而今他已成熟。

 每当他骑车我伏在他的背上,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淡然。耳闻妈妈的名字,他也是释怀的表情。我不知道他心里是否还会泛起一丝丝涟漪。我想他是放下了。

   我很小的时候便想长大后不能像他们一样,束缚自己,那么不快乐。我忽略了父亲的执着,那样执着的男子必定是痴情之人,深情之人。他对妈妈是有爱情的,至少现在的我是这么觉得的。

   想起那时候,他那次,一如放下他唯一的尊严,在我面前放下父亲的姿态,放下男人的姿态。近乎哀求地希望我能如他所想的那样,万一上法庭时,坚定地站在他一边。因为他觉得那是挽回妈妈最有效的方法。当时的他必定绝望,因为他的瞳孔缩小状况,整个人像没了魂一样。

   现在想起这些,我不知道是以何种心情,我竟然可以在那种情况下断然拒绝,把他推向更深的黑洞,更践踏在他的心上。

   后来,我仍是百般侮辱他。那几年里,我从未叫他爸爸。在我眼里,他是凶手,导致情况恶劣的凶手,让生活更加动荡。

   我总是能轻易想起来,妈妈出走时,他气急败坏的四处奔走。当生活的重担压在他的背上,终于那天倒在机器上的他;腿脚受伤后,不修边幅,邋遢的他,我更加看到他心中的那片废墟,残垣、、、

  “听说那天晚上,**在这门前睡了一夜,而且那天下着少见的大雪,雪都在他身上打起厚厚的一层”。对于他们的舆论我甚是不解。我不敢想象一个人能在那种寒风凛凛的晚上,就在外面呆了一宿。那会冻死的吧。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爸爸。我不知道那晚待在外面的他是怎样的心态。我不敢想象我现在拥有的爸爸,曾经离死亡那么近,差点先离开这个世界。为什么他对我笑的那么温暖,不带悲凉?即使换来一次次我的白眼。

    差一点,我和他就不是父女。如果那时候我听到了,我应该会高兴吧。就像实现愿望了一般。

   他那时候那么过分,怎么可以老是喝酒,就那么躺在雪地里。是雪地冰冻了他的心,还是雪地被他弄得更有寒意了。想到这些眼泪就掉下来了。敲打桌面,心里很疼。我觉得我该好好对待爸爸,不知何时已在我心里根深蒂固。也许是在我多年以后回过那个家,踏进去的时候,看到那片狼藉,杂乱的摆设以及骨瘦如柴的他,心里的冰融化了。

   放下笔,眼角已经干疼地厉害,被浸湿的纸上面是我的泪么?

撑着伞,一步步慢慢走回寝室。我想我一辈子能这样撑伞走过多少路。这种心境,眼泪浸湿,什么时候能和爸爸这样走一次。也能成为永久的回味。

    如果有时光机,你会做什么?

我想说如果有时光机,我只想踏着雪去到那个醉酒伏在雪地的他的身边,撑起他的身体想用温暖的语气一句:"爸,我们回家。"

    是的,爸,我回来了。我还做回那个听话的女孩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WEIAN 唯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